零点中文网 > 我在玄幻世界冒充天机神算 > 第532章 通天之路,九凤服软【万字求月票、全订阅】
夜间

我在玄幻世界冒充天机神算

        

云青萱对于苏离的印象,是真的不是太好。


        

尽管华紫漓对于苏离无比的尊敬,这让云青萱也不由高看了苏离一眼。


        

但云青萱始终觉得,苏离这种人,一定是靠着忽悠的能力,将华紫漓也都欺骗了。


        

或许也有那么一点儿的能力,但是这种能力,却显然也没有用在什么正经的方面。


        

因为,云青萱的一份特殊的心灵感应、一份特殊的先知先觉的能力总觉得,苏离有些邪恶。


        

嗯,就不是个正经人。


        

当然,若是正经人,谁又总是会肆无忌惮的将目光放在她伟岸的胸怀上?


        

“这人,也不知道是什么来历,便连小师妹也都彻底的将心思放在了他的身上。甚至,看小师妹这样子,似乎都恨不得时时刻刻黏糊在他的身上,这就有些奇怪了?!?


        

云青萱一边观察着,一边又留意了一下云青鸿的情绪。


        

毕竟,此时云青鸿心中的绝世女神、绝世神女圣女华紫漓,却在苏离身边活成了一个婢女一般,这实在是太卑微,也实在是太扎心了一些。


        

云青萱这眼神的意思并不明显,但是云青萱和云青鸿乃是真正的姐弟,是以两人的心思却也有些连通的。 记住网址m.lingdianzww.com


        

正是如此,此时云青鸿一脸黑线。


        

云青鸿甚至想要骂这云青萱姐姐几句——有这么当姐姐的吗?当真是哪壶不开提哪壶?


        

知道我心情不好,反而还在那里幸灾乐祸?


        

可真是我云青鸿的亲姐姐??!


        

云青鸿心中思量着。


        

但是这家伙脑子有包,思想也不纯粹,所以这想法,很直接的就被华紫漓甚至是沐雨兮以及苏离都感应到了。


        

苏离没有偷窥的爱好,绝对没有,这一点他可以以他的人格担保。


        

可即便如此,也耐不住云青鸿将想法送出来啊。


        

而且云青鸿和云青萱不同,他是没有什么隐藏方式的,甚至,这明显是一种没有历经过社会毒打的智障二愣子青年。


        

这种存在,就是不知天高地厚——嗯,说好听点儿的话那就是初生牛犊不怕虎。


        

“或许,我若是有这么个弟弟,我也巴不得几下弄死,免得在这个黑暗而残酷的世界遭受毒打?!?


        

“这种人能崛起,多半也是云青萱不知道废了多大的心血栽培不来的,不然不可能这么不懂事?!?


        

“也对,真要是真懂事,也不至于一门心思想着要去如何舔华紫漓。这么说来,这人被云青萱弄死,也真是不冤枉?!?


        

苏离想着,同时却还是有些怜悯的看了云青鸿一眼。


        

“苏大师,看样子也是与我英雄所见略同,觉得我姐姐实在是不行?!?


        

云青鸿想着,不由目光一亮,随即开口道:“苏大师,你既然是一位超凡的天机大师,那么,能不能帮我姐姐看一看姻缘,看看她的道侣是否很快就会到来,这样她就有一个依靠了,这样我也就放心浪——咳,也就可以放心了?!?


        

云青鸿说着,随即抹了一把冷汗。


        

好家伙,好险,差点儿就将心里话说出来了。


        

云青鸿的话说得云青萱脸色发黑。


        

关键是,这样凶险的环境下,这家伙,竟然还想这个?


        

这是不是疯了?


        

“青鸿,你可真是我的好弟弟,可真是有出息的紧?!?


        

云青萱语气不善,带着几分警告的意味。


        

“哦,有出息的——紧?”


        

苏离闻言,莫名的看了看云青萱的双腿之间,确实是表现得挺紧的。


        

云青萱无视了苏离那欠揍的目光,转了一下身子,傲娇的就不让苏离看。


        

这眼神儿,贼眉鼠眼的,一看就不是好东西。


        

华紫漓对于这姐弟两人的争吵,似乎早已经习以为常,完全不予理会。


        

沐雨兮倒是颇有兴趣,像是了一个喜欢八卦的小迷妹,对什么都充满了好奇。


        

当然也仅仅只是好奇,她更多的还是想知道结果——比如说,云青萱这样的大美女,究竟会不会花落少爷家呢?


        

少爷是不是真的很短呢?


        

莫名的想到了这些,沐雨兮有些羞怯的看了苏离一眼,生怕苏离发现了。


        

这么羞耻的事情,怎么能这么随便的去想嘛,眼下的环境可是很危险的。


        

沐雨兮的心理活动也很多。


        

当然华紫漓的也多。


        

不过苏离真不想关注了。


        

这些女子,不知道都以为是仙女神女,知道之后,基本三段思想都离不开感情,四段思想都离不开情爱。


        

这,这就是女修士?


        

这些人脑子里都装的是什么?


        

难怪曾经的前世,有人说,感情只是男人发挥的一项内容之一,只是生活的一小部分。


        

但是对于女人而言,感情就是她们的全部?


        

合着这个道理在这个世界也是共通的?


        

哦,忽略了,这个世界其实就是地球的未来世界,所以这个道理确实是共通的。


        

所以,女性的‘劣根性’在这么多年之后,一如既往的没有改变。


        

苏离想了想,随即开口回应道:“有姻缘啊,而且很快就降临了,关键看她是否愿意去面对吧。比如说,眼前就有一个适合天下所有奇女子的奇男子,远在天边近在眼前?!?


        

云青鸿深以为然的点了点头,道:“苏大师,我也知道我比较优秀,但是苏大师你这么明确的说出来,我也会有些不好意思的?!?


        

云万初道:“我总觉得,我无缘无故的躺枪了,不过我对感情没有什么概念,暂时也不想牵扯感情,所以我虽然也是那个奇男子,但是我一向很低调,不想说出来。就像是我不想知道别人喜欢说我‘缺德’一样?!?


        

华紫漓也不由无语,随即转移了话题道:“说到缺德,我倒是想到了阙德大师,这种时候,这样的时候,这个人竟然没有出现,想来就很奇怪?!?


        

“对,就很奇怪?!?


        

云青萱接了一句。


        

这两人,搞得像是说相声似的。


        

苏离看云青萱这捧的水平还相当赞。


        

苏离道:“说到阙德,我倒是想起来他不是有个传人吗?叫什么来着?”


        

云青萱白了苏离一眼,道:“苏大师不是很会算吗?算一下不就知道了?”


        

苏离道:“就是因为太简单,所以不想算。另外,阙德和幽冥海有关,我算他损耗比较大,目前暂时节约一点是一点,毕竟蚊子腿那也是肉肉不是吗?”


        

云青萱道:“是这样吗?”


        

华紫漓接口道:“是这样的,苏大师确实很厉害,这一点,不该质疑的?!?


        

云青萱:“……”


        

云青萱心道:“圣女你这就过分了啊,我配合你,你难道不应该顺应打压一下这什么天机大师吗?难道过往的那些得道高人天机大师不是你的舔机大师吗?”


        

云青萱也有些无奈,道:“好,那我们一起前往九荒塔看看吧,我也想知道,那是什么样的三个人,而我又该如何应劫,解决这份因果?!?


        

云青萱也没有刻意去针对苏离,尽管看不顺眼,尽管甚至想要将那一双明亮、充满魅力却又贼眉鼠眼的双眼给挖掉,但云青萱还是忍住了。


        

这种时候,如果真是团体,那么团结才是最重要的。


        

“质疑也没有关系啊,我会说你云青萱的一切都在我的推衍衍算之中?当然,曾经的因果你你也得罪了我,主动当了小人。如今也差不多,这就是你的性子,天生的性子改不了的?!?


        

苏离语气随意。


        

他知道因果之后,自然也不会将这些事情真当回事。


        

至于云青萱抑或者说是云青濯,说句不好听的话,当真就是狗改不了吃屎。


        

苏离这么想,心中也是这么想。


        

只是他刚这么想,云青萱的脸色一下子就变得难看了几分。


        

“你才是狗改不了吃屎?!?


        

云青萱忍不住喷了出来。


        

苏离和现场众人都呆滞了一下。


        

苏离的情绪也比较奇怪。


        

我就只是在心思第一层放了一点儿简单的想法,你还真敢窥视?


        

中毒了吗?


        

苏离心中想着,然后感应了一下云青萱的情况。


        

然后苏离怪异的发现,好家伙,云青萱竟然没有被他设置的诸多魂毒所侵袭!


        

竟然没有!


        

如果这一次云青萱都没有被毒素侵袭的话,那么云青萱曾经发狂、曾经被血碑印记侵蚀?


        

那显然就特么都是假的。


        

“牛逼?!?


        

“这操作,秀的飞起?!?


        

苏离都有种想法拿轩辕天邪?;蛘呤桥坦鸥庑愣龊颂页粤?。


        

这简直是蒂花之秀啊,合着,这些人时时刻刻都留了无数的手段,然后时时刻刻都在演呗?


        

苏离心中,有一万句MMP非常想要讲。


        

这群人,都是不当礽子之人!


        

“你窥视我的心???是不是也窥视了我纯洁的身体?有什么合道的苟且想法,我劝你趁早放弃!


        

我,苏离,天机大师,宁死不屈,宁为玉碎不为瓦全!”


        

苏离掷地有声。


        

他很欢乐。


        

知道得越多,这些人越是演,他越是觉得人生充满了乐趣。


        

这大概就是孤独的狂欢,大概就是完美人生、完美系统带来的真正人生意义、人生乐趣吧。


        

“呸——苏大师,你可不要乱说,我才不会做这种低级的事情,你以为我是你么?


        

另外,苏大师都将心思写在脸上了,就差没有直接在脸上写出这些文字来,我岂会察觉不到?”


        

云青萱正在狡辩——哦不,是正在努力的解释。


        

苏离心道:我信你个鬼,小娘子实在是坏的很。


        

“好吧,所以,说到底你还是对我有不轨……不跪的想法对吗?”


        

“呵,白痴才会对你有不轨的想法?!?


        

“嗯,对,白痴才会对我有不跪的想法,所以你是想跪我?”


        

“……”


        

云青萱闭嘴了。


        

她这才发现,妄图去和一位天机大师斗嘴,显然是不现实的。


        

虽然她的嘴上功夫其实也很不错,但是如今,只能甘拜下风。


        

一群人交谈之间,气氛倒是也明显好了很多。


        

这时候,苏离等人也已经跨越过了那一片白色的光环区域,并进入到了九荒塔之中。


        

九荒塔就是长河镇的九荒塔。


        

曾经,妖岚也因为在镇魂碑降临期间,干掉了长河镇等一些小镇上的所有村民。


        

那一次,总共灭掉了足足好几个小镇的人口。


        

那是一次血灾,也是第一次出现的灭杀浩劫。


        

无数的普通村民和修行者被妖岚的力量吞噬一空。


        

当时,几个镇都死绝了。


        

这件事,苏离是有印象的。


        

这件事,同样也表现出了一个道理,一个真相——杀人灭口。


        

为什么杀人灭口,就是之前苏离窥视到的真相,因为这里出现了天道碎片,包括之前苏离的那份天道碎片的因果,牵扯的信息有些庞杂有些多。


        

所以最好的结果就是将这一片的存在全部干掉,全部抹除,这样就可以真正的将真相掩埋了。


        

这就是长河镇等一片区域被灭得干干净净的原因。


        

至于所谓的方岳恒和方岳宇的因果,这两个可怜的小家伙,终究还是个弃卒,终究只是个背锅侠。


        

而且还连续背锅了好几次,最终也无比凄惨的死在了他苏离的手中。


        

可谓其人生就像是一个茶几,上面摆满了悲剧。


        

当然,如果这两人不这么自以为是天命之子,无比的桀骜,那么他们其实还是有挣扎一下的机会的。


        

可惜,也仅仅只是挣扎一下的机会,就像是大海里的小泥鳅,再怎么蹦跶挣扎,也翻不起什么大浪。


        

就算是翻起一点点的浪潮,面对整个汹涌的大海海浪而言,也是那么的微不足道。


        

想起这一点,苏离就为两人的蝼蚁人生而悲哀。


        

既然如此悲哀,下次就让他们连挣扎都没有挣扎,就直接去见佛祖好了。


        

苏离为自己的善良和仁慈而点赞。


        

九荒塔中,云青萱第一眼就看到了其中正摆放得好好的祭坛。


        

以及,祭坛之中蕴含着的神秘无比的九荒神凰图腾。


        

这样的东西,也是前所未见的。


        

至少,云青萱从来没有见过这样的图腾,也没有见过这样的祭坛。


        

云青鸿则彻底的惊呆了。


        

不是说,九荒塔之中只是一个破落的荒塔吗?


        

不是说,里面其实什么都没有,只有一些流浪的乞丐、活不下去的有问题的村民、野人或者是野兽会在其中居住,甚至是各种拉稀吗?


        

怎么,怎么眼前的环境完全不一样??!


        

云青鸿还没有意识到问题的关键。


        

相对而言,有一些见识的云万初和华紫漓,则神情凝重了许多。


        

这时候,其实两人最不愿意见到的,绝对就是图腾和祭坛。


        

图腾代表了壁画,代表了画中有话,话中有画。


        

这是很可怕的东西。


        

更可怕的就是祭坛。


        

而偏偏这两样,汇聚到了一起。


        

祭坛上,九荒神凰栩栩如生,似乎如要涅火重生的凤凰神女即将飞天遁地而出,即将有九天玄女临尘出世。


        

那一眼看去,给所有人的感觉就是如此。


        

正是如此,云万初便不由想到了苏离的话。


        

也就是说,还有三名修行者会出现,抢夺三个名额。


        

所以他们这六人之中,还没有进去就要死三个???


        

云万初的目光不由扫过现场的另外五人,随即情绪更加复杂了。


        

无论是云青萱云青鸿,还是华紫漓沐雨兮,更遑论是苏离。


        

这五人,任何一个他都不愿意看到其出事。


        

因为你,这些人每一个都很重要,也都一定背负着无比巨大的因果。


        

云万初的情绪变化,华紫漓同样如此。


        

华紫漓甚至想到的东西更多。


        

九荒神凰图腾,代表的意义牵扯到了一位非??膳碌拇嬖?。


        

这是她不想招惹的存在。


        

“哟,竟然是诸葛九凤???”


        

苏离看到这图腾的瞬间,就联想到了诸葛九凤。


        

好家伙,看八卦看到这里来了。


        

所以,诸葛九凤这是这一次也都有参与?


        

也就是说,诸葛九凤其实很早就在关注他苏离?


        

“所以那个什么虚假的镇魂秘境,该不会就是诸葛九凤的手笔吧?小雀儿,很嚣张嘛?!?


        

苏离看到这里出现了诸葛九凤的图腾,也就是九荒神凰图腾,不由也有些意外。


        

他判断出了另外的三人,却没有想到,在这里会遇到诸葛九凤留下的印记?


        

苏离开口,惊讶的声音,直接响彻这九荒塔祭坛四周。


        

祭坛上,青光闪烁,七彩玄光凝聚。


        

随即,诸葛九凤的身影果然凝聚了出来。


        

“唉,没意思,我就来看下热闹,竟然,竟然被一个普通的天机大师看穿了。小家伙,你果真是这一代的天皇子?”


        

诸葛九凤美眸含笑,看着苏离,倒是多了几分疑惑之意。


        

当然也有几分青睐之色。


        

这还是第一次她隐藏在图腾之中被苏离一眼就看了出来。


        

就这一点上,苏离就要比诸葛春秋强。


        

因为,诸葛春秋潜藏许久,到现在还没有发现她的存在的丝毫端倪。


        

正是如此,诸葛九凤也开始正视起苏离的存在了。


        

苏离笑道:“你若信,我就是,那么我就是你心中的天皇子?!?


        

诸葛九凤美眸含笑,道:“哦?那我若是不信呢?”


        

苏离道:“你若不信,我也是天皇子,只是不是你心中的天皇子而已,但我还是洪荒皇族的天皇子啊。你信不信,能改变这种真相吗?”


        

诸葛九凤道:“若是真相倒是也罢了,就怕是真相囚笼??!”


        

苏离道:“是囚笼又如何,不是又如何,你信不信有关系吗?反正这真相囚笼已经出现了,你钻或者不钻,都已经给你留下了心结,不是吗?”


        

诸葛九凤笑道:“小家伙你很厉害,就是不知道,你这么厉害,能不能算到自己是不是有命劫???是不是会出现即将殒落的命格啊?!?


        

苏离道:“是不是这样没有关系,不过我相信,真要有这样的命格的话,那陪着我一起下葬的,必定有一只美丽的七彩宣雀。所以,小雀雀,别和我皮,我真皮起来我自己都害怕的?!?


        

苏离说着,头顶汇聚了一团三清紫气。


        

简单的三清紫气,其中却有一缕淡淡的地仙气息弥漫。


        

原本,诸葛九凤还想发飙,教训一下这不知天高地厚的天机大师。


        

可在感应到那一股紫气之后,诸葛九凤顿时便偃旗息鼓了。


        

确认过眼神,这人是一个狠人。


        

所以,诸葛九凤嚣张气焰顿时化作了无限的风情。


        

这时候的诸葛九凤,立刻就变得乖巧而又令人如沐春风了。


        

诸葛九凤的表现,彻底的惊呆了云青萱。


        

云青萱可不是什么白痴,她既然是一个无比理性的人,自然也知道,诸葛九凤这样的存在是一种什么样的存在。


        

未必一定知晓诸葛九凤的光彩过去和辉煌过往,却也知晓,这是一位真正的大佬。


        

而这样的真正的大佬,在苏离面前,瞬间就老实了。


        

由此可见——到头来,小丑竟是她自己。


        

“由此看来,这苏大师,的确是一位真正的奇人。他的所有漫不经心,他的所有恣意妄为,实际上都是建立在绝对的能力上?


        

这应该不是我的脑补,更不应该是我们所有人的脑补,而应该是事实?!?


        

反复权衡之后,云青萱这是也‘妥协’了。


        

至少,即便是想挖掉苏离那一双贼眼,却也不会明面上表现出来。


        

“小家伙——咳,嗯,苏大师,对吧?苏大师,小女子诸葛九凤,见过苏大师?!?


        

诸葛九凤笑盈盈的,盈盈一拜,那表现,像极了大家闺秀小家碧玉。


        

总之,怎么灵秀怎么可爱,她就怎么表现。


        

只不过,一想到这只小雀儿已经活了很多万年了,苏离就一点儿兴趣都没有。


        

毕竟不是谁都像是他这样年轻,真正的只活了二十来岁。


        

说起来,人生确实是寂寞如雪,优秀如他,也只能轻叹一声——吾道孤单也。


        

“我可不是小家伙,我的小家伙是大家伙呢。好了,既然你很识抬举,那么我就勉为其难的接受了你的恭敬和尊重吧?!?


        

“毕竟,若是不接受,也是不给你小雀儿面子不是?”


        

苏离似笑非笑开口。


        

当然,他的话语很粗鄙,也很直接。


        

但是这种说法的方式,似乎很是符合小雀儿的胃口。


        

毕竟,她和老梆子说话,也一向是这个调调。


        

这一点,曾经如此,将来如此,现在应该也是如此。


        

“大家伙?有多大?小雀儿倒是确实很想见识一下来着?!?


        

诸葛九凤笑嘻嘻的道。


        

这话说的,无论是云青萱还是华紫漓,都觉得很是辣眼睛,辣耳朵。


        

可惜,当下的说话者却乐在其中,乐不思蜀。


        

“那自然是极大的!只怕,就你的能力还不够,装不下?!?


        

苏离说着,随手掏出了系统空间的轩辕天邪剑,往地上一插。


        

“轰——”


        

那一柄剑,如如意金箍棒,刹那之间,立刻化作十九米大小。


        

为什么是十九米左右呢?


        

因为这个高度这个长度,确实是属于生命层次蜕变到一定程度之后才会呈现出的另外一种变身姿态,也是一种真正的生命形态。


        

苏离这一柄剑戳出来,那意思其实就是在警告诸葛九凤,这次的因果不要插手,不然我会拿这大家伙捅死你的。


        

诸葛九凤先是一愣,随即神情凝重了几分,又深深的看了苏离一眼,道:“看样子,这的确是个大家伙,又粗又大?!?


        

苏离道:“确实如此,而且刺几下还会让人求生不得,欲罢不能?!?


        

诸葛九凤抿了抿嘴唇,道:“所以这次的事情,归墟皇族这是要真正的插手了?”


        

苏离道:“插手也可以,插别的地方也可以,反正都是插。那么你是闭着眼睛承受着呢?还是想参与其中?抑或者是?”


        

苏离的语气很是不客气。


        

诸葛九凤沉思了半晌,道:“我若是参与呢?你该了解通天塔的规则,所以一定要摘除一个的,那么你有选择吗?”


        

苏离道:“如果你要参与,那么,你就是被摘除的那一个?!?


        

诸葛九凤道:“你确定?”


        

苏离道:“确定一定以及肯定?!?


        

诸葛九凤道:“我让出这个机会可以,你也给我一个机会?!?


        

苏离道:“你想要什么机会?!?


        

诸葛九凤道:“我平生很喜欢唱歌,你若是能唱一句,比我说话都还好听,同时那词句也无比优美,那么我就同意了?!?


        

苏离道:“苍茫的天涯是我的爱绵绵的青山脚下花正开,什么样的节奏是最呀最摇摆,什么样的歌声才是最开怀?!?


        

苏离没有节奏,随便乱唱了两句。


        

这唱法非但不好听,还非常的难听。


        

简直就是杀死人不偿命的那种。


        

以沐雨兮和华紫漓的心性,都差点儿开口喊救命了。


        

至于云青萱和云青鸿,则都是一脸的傻眼——好家伙,这天机大师怕不是有病吧,这么和诸葛九凤这样的大佬说话?


        

这是真不知死字是怎么写的吗?


        

对于爱歌如命的诸葛九凤而言,这简直就是指着鼻子羞辱??!


        

这简直就是当众打脸??!


        

这简直是指着和尚骂秃驴??!


        

这怕不是真的是在作死!


        

云青萱的心情是复杂的。


        

可是,苏离非但没有作死,反而,那诸葛九凤还在听到这句唱词之后,俏脸上的肌肉都狠狠抽动了两下。


        

然后,诸葛九凤非常无奈的给了苏离一个非常好看的大白眼:“苏大师,你还真是——就不能给我一个体面的台阶下吗?我好歹也是天机阁的神主??!”


        

“我好歹,还是一名神灵??!”


        

诸葛九凤一脸小女人模样的娇嗔,埋怨。


        

那幽怨的表情,就像是被抛弃的怨妇似的。


        

苏离嗤笑一声,道:“什么神灵都不知道被我弄死有多少,好像是很稀罕的玩意一般。好了,给你唱了就是给你面子了,所以,现在立刻马上——有多远滚多远好了。


        

不要什么事情都想八卦一下,凑个热闹,这次的事情,你凑不起的?!?


        

诸葛九凤闻言,脸色更加的幽怨。


        

当然,发脾气是不会发脾气的,这辈子都不会发脾气,谁让苏离是天皇子呢?


        

如果之前诸葛九凤还不确定,但是那奇怪的唱法,那辣耳朵的歌词,她已经可以确定,就是那个味儿。


        

这就是归墟皇族的味儿,很有年代的风格。


        

“人生若只如初见,何事秋风悲画扇?!?


        

苏离轻声开口,反而忽然微微收敛了一些情绪,没有再那么恣意妄为。


        

这句话似感叹,也似乎真的是给诸葛九凤一个台阶下。


        

诸葛九凤似乎也没有想到苏离会忽然这么说,整个人瞬间失神了。


        

嗯,甚至也是破防了。


        

她没有破身,却被苏离破了防,芳心一阵颤栗,同时又有一些莫名的滋味蕴含。


        

她深深看了苏离一眼——她知道,这的确是个有故事有能力的男人。


        

而有这样的男人在这里,这次的机缘,她就可以不需要想了。


        

归墟皇族要拿的机缘,那也唯有归墟皇族可以拿。


        

这一点,谁都抢不去。


        

诸葛九凤朝着苏离微微点头,道:“此行,并不简单,所以,若是有什么手段,你可以保留一些。另外,如果需要帮助,我可以接引你一道?!?


        

苏离道:“罢了,不必,好意心领了。我可不想被你接引的时候,直接被引入那虚假的镇魂秘境之中,然后在囚笼之中过一辈子?!?


        

诸葛九凤哭笑不得,道:“怎么会,你既然是天皇子,我岂会如此无礼无礼?!?


        

苏离道:“会不会,你说了不算。行了,就这样吧,此行危险我已经知晓,那么接下来,你也可以将这里的隐患清除掉,然后将该带走的人带走?!?


        

诸葛九凤道:“这里确实还有人,但是她们是否愿意离开,却也不是我说了算啊?!?


        

苏离道:“那我问你,愿不愿意带?!?


        

诸葛九凤道:“带我是愿意带的?!?


        

苏离道:“所以,祭坛上的两位,还有那隐藏在壁画之中的那位,就不需要我点名了吧?出来吧,跟进有多远滚多远?!?


        

苏离的语气很不客气。


        

而他这些话说完,云青萱和华紫漓都觉得有些奇怪——明明什么都没有啊,怎么可能有修行者还隐匿着?


        

莫非,连诸葛九凤都无法察觉到吗?


        

如果有,诸葛九凤岂不是直接就带走了?


        

云万初也仔细的观察了一番,没有发现端倪。


        

华紫漓同样也利用她自己的一些手段感应了一番,同样没有察觉。


        

云青萱倒是隐约觉得这里会有一些特殊的存在,却也无法发现什么端倪,因而也不知道具体隐藏在哪里。


        

云青鸿哪怕是听到了苏离提及的那些位置,可是他来回死死的查询,也探查不到分毫气息。


        

所以,这时候所有人都觉得有些不对。


        

莫非,到这时候,苏离还在使诈不成。


        

现场也没有动静。


        

沐雨兮有些迟疑的看向了苏离。


        

莫非,少爷真的是在使诈?


        

苏离这时候,神情倒是颇为淡定。


        

“怎么,还说得不够明显吗?还是觉得,我是在使诈,在故意吓唬你们?”


        

苏离说着,随即抬手一抓,轩辕天邪剑收缩回了正常大小,然后在他的身前静静的环绕飞行着。


        

这让他看起来非常的俊逸超凡,非常的潇洒豪迈。


        

也非常的有气质。


        

“妖岚!穆清霜!还有那位——诸葛春秋,需要我点名?我给你们三个呼吸的时间!


        

不论你们是否愿意,再不出来,那就永远也别出来了,就在这里被彻底抹杀好了?!?


        

苏离说着,手持轩辕天邪剑的同时,激活了一缕天脉·怀光的天赋之力涌入剑中。


        

顿时,一缕剑道通神的杀戮意志弥漫而出。


        

这一次,苏离也是动真格的了。


        

这三人,苏离是绝不会客气的。


        

当然,尽管妖岚和穆清霜实际上也不算是敌人。


        

但是眼下,苏离不希望他们参与这一次的因果。


        

随着苏离的话语落下,现场再次的一片静寂。


        

不过很快,在三个呼吸即将到来之时,图腾壁画里,流淌出一缕紫气。


        

紫气之中,诸葛春秋的身影一点点的汇聚了出来。


        

而在诸葛春秋汇聚出来的刹那,苏离就调出了系统,查看了一下诸葛春秋的因果。


        

这一次,在系统信息中显示的诸葛春秋,就是纯粹的诸葛春秋,没那么多因果。


        

虽然诸葛春秋分身无数,但是目前和苏忘尘已经没有了任何的关系。


        

这是一件好事。


        

这证明了曾经的某些因果是真的被彻底的斩断了。


        

而这一点,只要斩断了,那就是一件好事。


        

诸葛春秋出现之后,祭坛上同样也泛出了一道青光。


        

青光扩散,照耀出一片虚空涟漪。


        

虚空涟漪之中,两道身影也同样一点点的汇聚了出来。


        

一个正是妩媚妖娆、身材炸裂的妖岚。


        

而另外一个,则是气质冰冷、冰山雪女一般的穆清霜。


        

苏离看着这一幕,这时候脸上才多了一缕淡淡的笑意。


        

“怎么,舍得出来了?我还以为你们会继续藏匿下去呢?!?


        

苏离打趣道。


        

他的语气里,也带着一缕讽刺之意。


        

“苏大师,你这样强占这里的因果,未免太过于霸道了一些?!?


        

穆清霜的身边,那妖岚语气有些不忿,阴柔而又妩媚的声音,带着丝丝冷意。


        

诸葛九凤饶有兴趣的看着,怎么看,怎么都像是又在看戏。


        

这情况,就差没有搬来啤酒饮料矿泉水、花生瓜子八宝粥来吃瓜了!


        

“强占因果?这一次的因果,你们不好沾染的好。放心,我作为一名超凡的天机大师,对于自己做的任何事情,心中都有善恶是非判断!


        

这次的机缘不是你们都,就不要沾染,不然虽不至于万劫不复,却也会为此而彻底丧失自我?!?


        

苏离的语气很严肃。


        

这是实话。


        

虽然这世间的大实话往往不会有人能听进去,但苏离不会因为别人听不进去而选择不说。


        

“这么说来,这一切的机缘,那就都是苏大师的了?苏大师这说法,莫不是贻笑大方不成?”


        

妖岚继续不满。


        

穆清霜则多看了苏离几眼,似乎要记住苏离的某些特征。


        

苏离淡淡的摇了摇头,道:“事情也不是你想的那样,而且,我与你没什么大的抽放,不至于针对你。当然,你信不信都没有关系,我现在让你们滚,就是给你们机会。


        

你们要是不满,可以随时来报复我?!?


        

苏离说着,一挥手,道:“请?!?


        

妖岚恨意凛然,好几次都死死的盯着苏离,似乎在考虑有没有必要出手。


        

不过,无论是穆清霜还是诸葛九凤,抑或者是诸葛春秋,竟是都没有出言反驳,这让妖岚也收敛了许多。


        

“你们也认可这样的决定吗?”


        

妖岚有些不死心,询问道。


        

诸葛春秋没多说什么,非常果断的放弃了相应的一切。


        

而穆清霜则只是轻轻点了点头,道:“这位苏大师,多半已经是超凡的天机大师了,这种存在,已经不介意真正的公平竞争。


        

但是他既然这么说,自是不会有差错。


        

这一点,你且放心,我比你更懂,所以也不会帮他,不会偏向于他而欺骗你?!?


        

穆清霜的说法,让妖岚渐渐的释然了起来。


        

妖岚深深看了苏离一眼,虽然心中遗憾,但是对方形势比人强,她也没有办法。


        

此时,若是执意抵抗,结果不外乎两种。


        

一种,是被直接抹杀,然后对方也不会因此而有什么损失。


        

同时,对方还同样可以获取进入通天塔的资格。


        

另外一种,就是避其锋芒,默默修行,等有一天有了全新的崛起的机会。


        

那时候,就是报仇雪恨的时候了。


        

这样珍贵的机会,妖岚当然不想放弃。


        

可比她更加强大、更加精明聪慧的诸葛春秋、诸葛九凤都非常直接的放弃了,妖岚再片刻的不忿之后,也立刻就放弃了。


        

“嗯,放弃也好。此次的通天塔,更加的针对第一次的进入者。如此说来,反而是普通人、第一次进入的那群人,效果才是极好的?!?


        

穆清霜想了想,给出了答案。


        

这时候,穆清霜都这么说了,妖岚也就不想多说什么了。


        

诸葛九凤有些意兴索然,道:“还以为你们会有点儿出息,挣扎一下,结果就这?真是令我失望??!”


        

妖岚嗤笑道:“说得好像你已经挣扎过一样!”



  http://www.laozi360.com/book/26368/13000823.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http://www.laozi360.com/。零点中文网]手机版阅读网址:http://m.lingdianzww.com/
恒星彩票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