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门赌场

零点中文网 > 澳门赌场:斗破之我让魂族从了良 > 第95章 云山的变化!
夜间

斗破之我让魂族从了良

        

天空中,不断有能量持续汇聚于一座山峰之上,同时伴随着的还有一道道嘶吼声。


        

仿佛压抑着极大的苦楚,令人不寒而栗。


        

此时的云山,犹如地狱中走出来的魔鬼一般,体表之外完全被鲜艳的血液所覆盖,一身白袍完全染成了酱红色。


        

看到昔日对手这般模样,一旁的加刑天也是感慨良多。


        

他此时的心理也极为庞杂,既有几分不指望对方冲破,却又不忍对方就此陨落的冲突在其中,因为他从云山身上仿佛看到了未来的自己,心中难免升起几分兔死狐悲之情。


        

加刑天的目光隐晦的看了魂虚,在他想来,如今能够保住云山的可能就惟独对方了。


        

不过他并没有开这个口,因为加刑天很清醒,站着自己皇室的角度,他不该该在此时助长对皇室有任何威胁的对手。


        

同时,他也十分清楚,他还没有这个体面去替云山说情。


        

说白了,如今能够带领他们整个加码帝国打破局面的强者,和他并无干系,一切全赖于美杜莎罢了。


        

真正将对方请来的人,是美杜莎!


        

有资格开这个口的人,也只会是美杜莎! 一秒记住http://m.lingdianzww.com


        

不过,这显然是弗成能的事情。


        

蛇人族原来就憎恶人类,以美杜莎对敌人毫不留情面的性格,是绝对不会给云山开口的。


        

如今的合作只是暂时的,只需大会一结束,彼此又将会走到对立端,她又怎么可能去资助蛇人族的对手呢?


        

“嘭!”就在这时,一道倩影随着闷响声重重的跪在了空中上,魂虚侧过了脸来,发现竟是云韵直接跪在了他的面前。


        

这一跪,跪得还不轻,直接将空中都跪得深深凸起了下去。


        

魂虚看得出,对方这一跪完全没有运用斗气,因为已经有殷殷血迹从对方的膝盖底部印了出来。


        

如果用斗气包裹的话,单单以空中的硬度是无奈对斗王造成伤势的。


        

魂虚瞥了眼,但并没有做出什么反应,面部表情道:“给我一个理由!”


        

云韵眼眶微红,咬着银牙道:“为奴为婢!”


        

魂虚却武断摇头道:“像我如许的人缺人伺候?”


        

云韵心中羞愤难当,以她的骄傲绝对说不出那等侍寝的话语,但看了一眼马上崩溃的云山,终于照样继续争取道:“云韵从小便是弃婴,若不是老师,我早已成了魔兽的口食,哪怕有万分之一的时机,我定要争取一试,云韵虽无甚大用,却愿以命相抵!”


        

说完,云韵便是直接眼睛一闭,重重磕向了空中。


        

用身体去换取对方的同情,这是最廉价,以云韵内柔外刚的性格,也毫不允许做出这种卑贱的承诺。


        

她而今唯一能做的就是拿出自己的诚意,哪怕,在这个残酷的世界,这些东西也是最没有价值的。


        

云韵这一磕的速度也是极快,一晃间就快撞倒了空中上,不过最终却是被一道如棉絮一般轻柔的罡风给带了起来。


        

她错愕的抬开端,正好撞上魂虚深邃的目光:“那么今后你师徒俩的命,就是我的了!”


        

紧接着魂虚隔空一点,将两道气劲射入了云山的印堂与丹田两处地位。


        

魂虚的动作看似简单,却也极为凶险,如果没有极为精妙的控制才气,这两下很可能直接将云山体内狂暴的气息给引爆。


        

而现实,随着魂虚这轻轻两点,云山那涨得他浑身欲要爆裂的气息便消停了下来。


        

当然,这一步还仅仅是前奏,待得他用自己的斗气切断云山与外界的能量联系,他再食指与中止微微一勾,在他斗气的牵引下落云山垂落的手臂抬了起来。


        

“小吞天境!”


        

低喝间黑色光圈直接从魂虚的手腕间旋转而起,等到魂虚的手掌直接贴在云山的手掌上,一股吸力缓缓从光圈中萦绕而起。


        

随着光圈中的黑色越来越浓郁,云山狰狞的血色面孔以肉眼可见般的速度皱缩了开来。


        

大约半盏茶事后,魂虚终于收回了手掌,再接着双指一夹将一枚丹药送入了云山的空中。


        

做完这一步,他就不论云山接下去会如何,自顾自站起了身来。


        

云韵刚欲开口扣问,却在云山的低吟中转回了头去,紧接着便发现云山之前崩裂的伤口开始快速结痂。


        

而这并没有完全结束,随着结痂的地位越来越麋集,最终在一道咔嚓声中,直接龟裂了开来。


        

不过这一次,裂纹后的已经不再是模糊的血肉,而是完全被一片雪白所取代。


        

再观其灰白的长发,皆是在一瞬间徐徐染上了黑色,不过,这黑色覆盖面积并不多,险些集中在了后脑勺。


        

“呼!”见到这一幕,云韵不自禁地松了口气。


        

而同样关注到这一幕的加刑天,则是瞧瞧在袖袍中握紧了拳头:“成功了,他居然真的成功了!”


        

此时的加刑天,心中既是感慨,又是震动。


        

魂虚的强盛毋庸置疑,但他万万没想到对方真得能干涉别人的冲破与否,简直是神乎其技!


        

这一刻,他是多么指望被出手相救的人是自己啊。


        

哪怕云山之前沉受的痛苦令人胆寒,但只需能冲破,对☂他们这些濒临大限的人而言,一切便是值患有。


        

在加刑天暗暗羡慕这一会,云山已经从冲破状态中恢复了过来,此时的他,整个人容光焕发,好似一下子年轻了二三十岁。


        

其实现实也如此,一旦修炼者从斗皇冲破至斗宗境界都会增长五十岁的寿元,往后每增多一星便会多增多五年,而到了斗尊提拔的寿元就以百年来计量,的确算得上逆天改命。


        

“底本你有指望凭借此次契机直接冲破斗宗之境,可是你身体内的气血已经不足以维续被能量冲破后的五脏六腑,故而我直接吸取了你此次所吸收的一半天地能量,不过也因为如此,你如今仅仅冲破到了半步斗宗!”


        

同临时间,魂虚淡淡的提醒了一句。


        

云山虽然被之前的苦楚给熬煎的苦不堪言,但他整个过程中仍然能够感知到周遭发生了什么。


        

因而,他也十分清楚,如果没有魂虚的相助,别提是冲破至半步斗宗,恐怕老命都难以保留。


        

“多谢大恩,日后阁下但有差遣,云山必当赴汤蹈火在所不辞!”


        

云山重重抱了抱拳,之前的傲气已经丝毫不剩。


        

虽说在过程中,云韵屡次出言相求,但云山同样清楚,其实他师徒俩身上并没有值得对方必须出手的筹码,与其说是云韵说服了对方,更不如说对方是临时善念,最终才保下了他的命。


        

至于失去了一次直接冲破斗宗的时机,其实算是无稽之谈,他很清楚,以自己行将就木的身体,根本没有才气支撑自己完成冲破。


        

只不过就算他知道几率极低,但也不得不试,因为这世间给他的时间同样也不多了。


        

与其怯步不前,还不如拼命一搏,能够达到斗皇巅峰的层次,云山走过的崎岖又岂会少,如果连这一点决心都没有,恐怕他早已陨落了。


        

所谓半步斗宗,等同于半只脚步入了斗宗境界。


        

接下来的时间内,只需身体完全适应这份复活的力量,便能适时冲破。


        

对比斗皇巅峰直接冲破斗宗门坎而言,安妥了不知若干倍。


        

更为重要的是,并不是每一名斗皇都有指望接触到半步斗宗这个玄而又玄的境界。


        

斗气大路,八成以上的人在冲破斗宗门坎时,不是死在了斗皇晋升斗宗的门路上,便是直接步入斗宗。


        

唯有那不足一成的人,方才气够有幸踏入此境。


        

所以,云山不只不会憎恨魂虚,更应该感谢对方的援手。


        

再度获得三十年的寿元,让他有信心能够在余下来的时间里真正踏入那个境界。


        

阅历此次存亡大劫,云山的心情也发生了巨大的变化,隐藏在心中的心结也完全揭开了。


        

而更为重要的是,他发现了自己日后更为重要的目标。


        

将他这位甘愿牺牲自己性命,也要为其换得一线生机的徒儿培植成真正的强者!



  http://laozi360.com/book/45379/10979049.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http://laozi360.com/。零点中文网]手机版阅读网址:http://m.laozi360.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