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门赌场

零点中文网 > 其间星辰 > 第54章 诡异的落款
夜间

其间星辰

        

“云舞呢?”路知等花娘坐定问道。


        

“出去玩了,找她有事啊?”花娘惬意地闻了闻茶香道。


        

“她的事一会再说。你们怎么回事?”路知冲白祁道。


        

“有人假借初尘楼身份引闻人师太到初尘楼,给她们下了叫折骨海棠的蛊毒。”白祁表明道。


        

“折骨海棠是爹娘毒册上的毒。”花骨补充道。


        

花骨这么一说路知便明白了,道:“设计之人可能有你爹娘的毒册上册?这么说你爹娘当年并非死于意外。”


        

花骨赞同的点点头,委屈的看着路知。


        

路知摸摸花骨的头,语气前所未有的温柔又疼爱道:“放心,若真是如许我必然会帮你查出假相的。”


        

自那晚上花骨自己亲口说清楚之后,白祁而今看路知对花骨的感情也不会胡思乱想了,以他这些日对路知的了解,他是个重情谊的人。白祁又看了眼温瓷,而且他的心里应该早就有了另一个人。


        

白祁拿出收到的那封剑信展开铺在桌面上,道:“近日收到了一封剑信,圣女也收到了,内容相同,想必其他仙门也收到了同样的信。”


        

路知,温瓷和花娘都看了一遍信上的内容,读完信的花娘异常的皱起眉,只一瞬间又展开了眉头。 首发网址http://m.lingdianzww.com


        

“极寒之剑踏雪,麒麟杦羽?诡煞谷…”路知半明白半糊涂道。


        

“这第一句是指的踏雪剑都知道,这后两句是什么意思?”温瓷同样疑惑道。


        

“这…这都是什么啊?你们修仙的人都这么喜爱打哑谜啊?真是!”花娘忽然站起来,扇子团扇嫌弃地坐到一边去。


        

看着麒麟,又看了看身后的无痕,路知忽然想起仙法大会前,他和花骨去梧桐镇卖灵芝时听到的话,道:“仙法大会前我据说过,传言踏雪无痕的原主人风无忧和月倾城曾经救过圣兽麒麟,之后本不能把持的踏雪就可以任由月倾城使令。从字面干系看,第二句应该说的是麒麟给了风月二人的好处是这个叫杦羽的东西。”


        

“这传言有几分可信?”白祁问道。


        

“不确定。”路知撇嘴摇头道,都是道听途说,他也不敢肯定是不是真的。


        

“若传言是真,既然前两句都是和踏雪无痕还有风月相关,那最后定也是。”温瓷又看了一遍信上的内容道。


        

“诡煞谷~从来没有听过这个处所,这是暗示诡煞谷有关于踏雪和麒麟杦羽的线索吗?但为什么要给所有的仙门都传信呢?”路知想不透,总感觉这是一个诡计。


        

白祁拿过信看着落款,道:“最后的落款的形状是个铜钱,应该是传信之人的标志。”


        

“我看未必,内方外圆的不只是铜钱。”温瓷反对道,手沾了水在桌面上画了一遍那个落款,道:“铜钱上有开元通宝四字,拓印做作也会印上笔迹。这个落款只是内方外圆其他什么都没有,你们不感觉它还像一样东西吗?”


        

听了温瓷的话,几人又看了那个标记,白祁和路知开始反应过来,异口同声道:“纸钱!”


        

“智慧。”温瓷鼓掌惊叹道。


        

“不愧是你,想到是丧事纸钱。”路知意有所指的看着温瓷道。


        

“过奖,不过是比少庄主想的全面些罢了。”温瓷自豪笑道。


        

路知‘啧’声道:“真是给你根竿儿你就顺着爬啊!”


        

“好了,你们…”白祁实时的打断马上来临的唇舌大战,他其实想说你们打情骂俏先放一放,但他怕说出来他们又不乐意直接打起来,就转了口道:“那三个人被打伤应该不会这么快再回来,确定那人是曼沙太子吗?”


        

“不太确定。”温瓷摇头道。


        

“如果然是曼沙太子那就能表明你为什么是他们的目标了,当时曼沙太子被迷惑不知是非,而你阻止了他,事后他定是对你怀恨在心。”白祁分析道。


        

温瓷没有点头也没有摇头,她知道绝对不会这么简单,但她的事她习惯了自己解决,不喜爱别人插足。


        

“先不说这个。白祁,你对沈畔有多熟习?”路知摆手认真问道。


        

“经常来往,算是熟知,为何忽然这么问?”白祁不明所以道。


        

“他失忆了你知道吗?”路知翘起二郎腿道。


        

“具体的不清楚,只知道他忘记了一些事情。连自己怎么失忆的也不清楚。”


        

“你和他这么熟他没和你说过他的什么特其它熟人?”路知一脸期待地看着白祁问道。


        

路知神秘兮兮的姿态让白祁更是一头雾水,他看了眼温瓷,温瓷同样在等着他能给出什么出乎意料的答案。


        

“怎么了?难道他失忆有什么不为人知的奥秘?”花娘闻到了八卦的味道,迅速又坐回了桌子旁问道。


        

“并未听他提起过什么特其它熟人。但是发生了什么事?”白祁冥思苦想,确实沈畔从来没给他提过什么他不认识的人。


        

“就那猫妖云舞,她也失忆了,她都失忆了还知道死命的护着脖子上的玉佩。那块玉佩我在沈畔那里看到了另一半。”路知从怀中拿出一张纸,上面有他画下来的那半玉佩。


        

白祁把那玉佩样子拿近仔细审了审,忽然瞪大眼睛道:“这玉佩我好像见过。”


        

“啊?你快说说白年老。”花骨迫不及待的摇晃着白祁的胳膊道。


        

白祁看四个人一脸期待地看着他,他仔细的回首了他记忆中的玉佩,随后肯定道:“这对龙凤玉佩,曾经是沈家机关密室的钥匙,由沈畔的爹娘分别保管,他爹娘死后机关密室也毁了,只给当时未知事的沈畔留下了这对玉佩。”


        

“小猫的玉佩上是个腾飞的东西。”温瓷想起当时匆忙一眼看到的那块玉佩样子。


        

“我昨日特意留意过,火羽金冠,是凤凰!”路知十分笃定道。



  http://laozi360.com/book/45477/10979104.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http://laozi360.com/。零点中文网]手机版阅读网址:http://m.laozi360.com/